急诊人生

编辑:王治勇  来自:未知  浏览:
 我见过:晚上十二点滨江路上匆匆的行人,凌晨一点天桥下追逐的野猫,凌晨两点新西街上一群群酒醉呕吐的少年,凌晨三点穿过正北街的外卖小哥,凌晨四点东河路上的追风少年,凌晨五点西门市场讨价还价的菜农,清晨六点后北街的环卫工人,清晨七点车站熙熙攘攘的归客,清晨八点解放下街二小成群结队送孩子的家长。这些我都见过,因为我是急诊科人。


 
       我经历过:一碗饭在微波炉反复5次,从下午五点一直吃到晚上十二点;经历过救护车呼啸在蜿蜒的山路上,一手饭盒一手筷子一粒米不掉的吃完外卖;经历过凌晨两点一群和我一样的人,在病人生死间穿梭抢救后,穿着被汗水湿透了的工作服吃泡面。这些我都经历过,因为我是急诊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 
       寒冬腊月,夜半三更,月明星稀,但我不得不从温暖的被窝打着颤的爬起来,在无名小区挨家挨户的去寻找始终联系不上的病人;冬天的雾真大啊,大到救护车灯都透不过去,我不得不胆战心惊右手拿着电筒,左手摸着车头在山路上缓缓挪动;这时怕吗?当然怕啊,因为我也是人!这时冷吗?肯定冷呀,不然我们的腿为什么会发抖呢!


 
       夏阳酷暑、烁石流金、汗出如浆!热吧?试试在狭窄的楼道做四十几分钟的心肺复苏,那怕就是三人交替着做,汗水还是滴了一地,连内裤都湿透了;有凉快的时候吗?有啊!那是说来就来的暴雨,老天爷是管不了你是不是抬着病人,晴空顿来倾盆雨,想躲?没门,病人还需要我们脚下生风抬上救护车!这些我都经历过,因为我是急诊科人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匆匆!太 匆匆 !这,就是我的急诊人生。